86648.com

86648.com
您的位置:主页 > 86648.com >

Airbnb创始人评“WeWork风波”:不是不报时候未到


发布日期:2019-11-15 04:2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上周五,WeWork公开了一项“90天制胜计划”,该计划的重点是专注联办业务,剥离所有“非核心业务”,并削减员工数量。

  根据该计划,WeWork此前所投资的7家初创公司将被彻底剥离,WeWork的风险投资、G&A以及与增长相关的职能部门将出现裁员,但负责监督WeWork办公地点的社区团队不会因此受到影响。可见,WeWork已经开始采取实际行动来解决巨额亏损问题。

  随着共享出行平台Uber和Lyft相继上市,共享办公鼻祖WeWork上市折戟,共享经济赛道的独角兽仅剩Airbnb一家。那Airbnb的创始人又是如何看待 WeWork的呢?

  据CNBC报道,在上周三纽约时报DealBook会议上,Airbnb首席执行官兼联合创始人布莱恩切斯基(Brian Chesky)指出有两个主要因素导致了WeWork的失败。切斯基认为WeWork的IPO惨败警示科技公司需要具备可持续盈利能力,并暗示其创始人亚当•纽曼(Adam Neumann)还没有准备好承担所有的责任。

  切斯基认为,从WeWork学到的第一课是,并非所有的科技公司都是一样的,有些是好生意,有些则不是。切斯基解释道,从历史上看,投资者会给公司打1分或0分,这意味着它要么是一家科技公司,要么不是。

  切斯基在DealBook大会上表示:“人们过去认为每家公司都是科技公司。我们现在意识到科技公司需要保持可持续性。”

  切斯基补充道:“理解持续性的最好方法是看你的毛利率或毛利润是多少。微软等真正的大型科技公司的利润率非常高,而其他公司的利润率非常低。我想这是我们从WeWork学到的第一课。”

  公开资料显示,微软去年的毛利润率为69%,远远超过了WeWork今年上半年约19.7%的毛利润率,与此同时, Airbnb在2019年第一季度的毛利率为67%。

  而WeWork的主要商业模式是租赁或购买办公空间,并将其改造成更小的办公室,出租给小企业主或初创企业,这是一项低利润的业务,这意味着其服务的售价非常接近于成本。

  此外,对WeWork持怀疑态度的人将其定义为房地产公司,而非科技公司。尽管WeWork试图将自己包装成一家科技公司:早在2014年,亚当•纽曼(Adam Neumann)就曾拿WeWork和Uber、Airbnb做过对比,纽曼公开表示,“WeWork也是需要大楼,就像Uber也需要汽车,Airbnb也需要公寓一样。”

  根据CB Insights的数据,WeWork在上市申请文件中123次使用“科技”一词。

  Airbnb是切斯基在2008年创办的,当时他只有26岁。切斯基表示,他从WeWork学到的第二课是,创始人必须尽早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

  切斯基表示:“你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认真负责。年轻的创始人有时会忘记,他们所做的一切最终都会回到自己身上,总有一天他们会受到大量的审查。”

  切斯基解释道, “我曾经从别人那里得到建议:想象你做的每件事都会登上《纽约时报》杂志封面,因为总有一天它会成为现实。”

  据《华尔街日报》此前报道,亚当•纽曼(Adam Neumann)通过向WeWork租赁房产赚取了数百万美元,他还向公司收取了近600万美元“We”商标使用费,并在公司首次公开募股(IPO)前通过出售和借入公司股票套现了7亿美元。

  在切斯基看来,亚当•纽曼(Adam Neumann)很可能对自己受到的强烈关注毫无准备。

  此外,亚当•纽曼(Adam Neumann)因不顾后果地乱花钱而受到批评——据报道,WeWork去年有8000名员工飞往伦敦度假。他的管理风格也受到批评:他在一次关于节省成本的裁员讨论之后,为员工们准备了龙舌兰酒。在软银准备解雇数千名WeWork员工之际,他为自己争取到了17亿美元的离职补偿。

  切斯基称:“我们也很容易低估我们的责任,大多数人从来不想承担这么多责任。但这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,这是一种成长的经历。”

  值得关注的是,在DealBook大会上,布莱恩切斯基(Brian Chesky)表示其已经向员工和投资者明确表示,公司将于 2020年上市。切斯基表示,他不会犯和WeWork及其联合创始人亚当•纽曼(Adam Neumann)在公司IPO中同样错误。

  此外,切斯基还宣布,Airbnb将对其平台上列出的每一处房产进行全面审查,包括检查照片、地址以及其他信息的准确性。

  2017年以来,Airbnb上市传闻不断,但真实情况是Airbnb的上市时间一拖再拖。为了冲击上市,Airbnb 还从亚马逊挖来了资深财务负责人戴维史蒂芬森(Dave Stephenson)担任公司首席财务官。如今,Airbnb再次宣布上市计划,Airbnb真的准备好了吗?

  WeWork上市折戟,Uber和Lyft在股市上的表现不温不火,许多人都想知道,华尔街将如何回应Airbnb最终的IPO招股说明书。投资人会对另一个估值过高的硅谷宠儿产生兴趣吗?

  Airbnb已经成立了 11 年,目前业务遍及191 个国家,房源数超过 700 万,用户超过5 亿,平均每晚入住人数超过 200 万。截至 2019年9 月 15 日,房东在 Airbnb 上共享房屋和空间的收入已超过 800 亿美元。

  Cruchbase数据显示,Airbnb累计获得15轮融资,累计融资金额高达44亿美元。

  目前,Airbnb的估值在350亿美元左右,而作为Airbnb的创始人,根据《福布斯》的排行榜,切斯基个人净资产徘徊在40亿美元左右。

  根据The Information的一份报告,今年第一季度,Airbnb营业收入为8.39亿美元,运营亏损较上年同期增加了一倍多,达到3.06亿美元,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市场营销费用大幅增加的结果。今年第一季度,Airbnb总计在销售和营销上投资了3.67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58%。营销支出的增幅高于其他任何类别,比如产品开发增长了51%,运营和支持(包括客户服务)增长了30%。

  上述报告分析称,尽管这些支出可能带来大量新业务,但如果随后几个季度出现类似的亏损,潜在投资者可能会感到不安。这或许会对Airbnb造成影响,而Airbnb预计在明年某个时候上市。

  Airbnb则在一份声明中回应此报告,“我们不能对这些数据发表评论,但 2019 年是对我们的房东和用户都非常重要的投资年。”

  虽然Airbnb尚未实现盈利,那Airbnb的现金流情况如何?是否存在资金上的压力?

  一位熟悉Airbnb财务状况的人士跟TechCrunch透露,Airbnb还有10亿美元的信用额度。参考的信贷额度是2016年摩根大通、花旗集团、摩根士丹利等10亿美元的债务融资。该消息人士还补充道,Airbnb的自由现金流“累计”为正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这意味着在最近几个季度,Airbnb的收入高于支出。

  此前有报道称,Airbnb在2019年第二季度和2018年第三季度的营收均超过10亿美元 。而Airbnb在今年1月宣布,已经连续两年实现EBITDA(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)盈利;与此同时,Airbnb的总预订量在增长,Airbnb的业务及其体验产品也在增长。

  2019年,以Lyft、Uber为代表的共享经济巨头接连上市,但市场反馈着实令创业者心寒。WeWork IPO失败也让很多创业者意识到,想通过巨额亏损来换取快速扩张的互联网泡沫时代,已经一去不复返了。